网上自有颜如玉
作者:阿丁

      第一回 起昵名阿丁发宏愿 泼冷水老虫道秘诀

  且说自信息时代来临之后,人们各有所思,各有所为,各有所得。单
表BBS的一段故事,若讲得还有几份模样,请看官拍拍巴掌,道个小采。

  闲话不絮。话说南宁某单位某科某办公室一位小伙子,名叫阿丁,端
的是聪明勤奋,正直善良;提笔可考所有难考之试,换鞋便赢一切难比之
赛;平日热心开朗,真可是吾帮中出类拔萃之辈,他X的没得说的。只是一
样,眼看岁月如烟,时光荏苒,过一年长一岁,阿丁至今孤身一人;初时
尚不以为然,以众哥儿们相聚为乐,以儿女情长为笑;后见人家成双结
对,卿卿我我,不禁心有所动。不过世事难料,阿丁如此优秀之人,竟无
女孩钟情相思。阿丁见身边各位早已名花有主,只得另做一番打算。

  此时,正是南宁黑月追风老板的BBS开张不久,众多网虫云集,什么阳
光、枫、点点、盈盈、盐商、GEO、飘、草、蓝色DJ、JJ、冰儿、丝丝、波
比、西贝、YXA2、歪Y,等等等等。阿丁到处都听说众网虫如何在网上聊天
交友,甚至竟有网恋的传奇!好个阿丁,顿时立下一个宏愿:一定在网上
找到梦里情人。

  这一日,阿丁一改惯例,单词不背,音乐台不听,一个人关起门来,
冥思苦想,绞尽脑汁,起了一堆昵名,写了满满一张A4纸。然后拿着此
纸,兴冲冲去机房找一个老朋友去。

  此人乃一不折不扣的网虫,人们干脆以老虫呼之。这一位,有分教:
“披星光夜夜上网,踏晨曦天天睡觉;玩MUD昏天黑地,乱灌水纵横四海;
口口声声皆是上网术语,字字句句都乃内行黑话;提起老虫人尽知,有缘
相逢却不识。”

  阿丁正是因此前来讨教,当下将来意说明。老虫停下MUD,不禁呵呵大
笑。说道:“你真是异想天开,纯真幼稚,居然想在网上找到爱人,可
笑,可笑……”

  阿丁迎头一盆冷水,有些意兴阑珊,仍强打精神,拿出A4纸来,说
道:你看我起了若干好名字,一定可以引起女孩注意。。。

  老虫忙接过来,细细一看,不禁又哑然失笑。说道:你瞧你都起的什
么名字?第一个:“云想衣裳花想容”,倒是够雅,不过网上已经有位朋
友起名叫:“冷想衣裳饿想饭”,不比你的更实惠亲切?第二个:“喜欢
你的美丽,更喜欢你的可爱”,倒也不俗,就是太长,做签名档尚可;第
三个:“只要你的现在”,简直就是书呆子的话!女孩子恋爱都是为了嫁
给你,除非你是什么大款之流,尚可曾经拥有,不要天长地久……

  两人正在热烈讨论,老虫面授机宜,忽然无意中一眼看到BBS界面上显
出几行字,原来正是一人呼他聊天,细看来者何人,署名却是:
flowerface(我的美丽只有你最懂)!“啊!”两人一阵欢喜,忙回车接
上话头。

  欲知聊的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二回 空欢喜花容乃须眉 真缘份阿丁遇佳人

  上文书说到,阿丁和老虫看到一位名叫flowerface(我的美丽只有你
最懂)的网友来呼,急忙回车接上话头。对方看来已是急不可耐,一见进
入聊天状态,便敲出一行汉字:“你好!等死我了……”

  阿丁和老虫面面相觑,心中皆想:这个女孩好娇滴滴!

  老虫敲入:抱歉,让你久等,不过,和我聊天,你会发现这片刻的等
待也是值得的。刚敲完,阿丁已经捂着腮帮子叫“牙倒了!” 老虫微微一
笑,道:你别怕酸,网上聊天,和演舞台剧一样,不夸张点是不会给别人
以什么印象的。flowerface略一沉吟,屏幕上现出一行字来:你有那么大
的魅力吗?说来听听。

  老虫不慌不忙,一字一句,敲将出来:“别的什么都不敢夸口,只是
你的美丽我最懂。”

  对方“xixi”一笑,好象抛个媚眼,顿时老虫就酥了半截。

  阿丁看得目瞪口呆,眼见得老虫精神振奋,眉开眼笑,忽做痴情热烈
状,忽做憨憨呆笑状,已经和flowerface聊入了佳境。屏幕上,两个光标
就象两只小脚丫,比赛似的飞快的奔跑,各自拉出一条字符长龙来,两人
从天上聊到地下,从远古说到未来,从人生说到万物,从西红柿说到爱
情;阿丁打个长长的哈欠,已跟不上两人的键盘速度。

  正百无聊赖之际,忽听老虫叫到:阿丁,快帮我看她在敲什么?原来
老虫竟然手脚忙乱,来不及看对方的话语。阿丁默然长叹:这是聊天还是
玩“街头霸王”快打?当下打起精神,不管老虫敲些什么,把flowerface
的话头念将出来:“……克隆人……中国足球……南宁青秀山群侠演义
……现在的歌星没特点……钓鱼岛……齐秦又出新磁带……那个教授有毛
病……玩拖拉机怎么样……又有卖盗版VCD的了……”老虫一听话头,急忙
就敲,来总是落后一点,气得哇哇直叫,恨声道:“就算你敲得比我快,
我也要把深沉隽永,意味深长的语言砸将过去,不信你个小丫头不晕。”
阿丁却瞧出了门道,提醒道:“哎,她好象根本不看你写的,只顾自己
敲,话题变来变去,难怪你跟不上呢!”老虫如梦方醒,一个急刹车,光
标停住。对方顿时收笔不住,一条长龙还在继续蜿蜒,连提几个问题,猛
地醒悟,嘎然而止。屏幕内外,线路两端,都是哈哈大笑。两人也确实累
了,互相吹捧几句。相约以后再聊,自然又少不了一番情意绵绵,聚散依
依的告别。

  阿丁和老虫走进电梯,长嘘一口长气。心中都有一种异样的兴奋和激
动。仿佛看到那个可爱美丽的flowerface开朗活泼的站在眼前,一双玉手
在键盘如飞的动人景象。此时,电梯停住,进来两个壮汉,站在老虫跟
前。一人道:“那美眉指法好快,是哪的?”另一人身材魁梧,满脸粉
刺,一把钢须是扎里扎撒,笑道:“幸亏我还练过,要不真不是对手!这
妞很坏,居然猛地停住,把我闪的够戗!”说罢,两人相视一笑,神情都
是说不出的兴奋和激动。

  阿丁和老虫对视一眼,心里都是一动,一亮,一震!阿丁扑哧笑将出
来,老虫却要哭了出去。等到电梯停住,两人走出,老虫才恨恨的说:
“我早该想到的!那丫上次键盘指法比赛就得了第一,让老子屈居亚军,
这回又装女孩骗人!”

  阿丁已经蹲在地上,笑着打了几个转,道:“还是flowerface!不知是
朵什么花?他的美丽只有你最懂,哈哈……”笑到半截,问到:“难道BBS
上竟有男孩取女孩名?”

  老虫骂道:“可不是!你看一个个花里呼哨的,全是大老爷们,以为
这样就能骗傻瓜上当!……,怎么今天我老人家也当了一次傻瓜?”

  阿丁笑道:“那你刚才在网上起的什么名字来着?”

  老虫挠挠乱发,慢吞吞道:“老虫这名字太熟了,就换了一个Alice
(脉脉含情)……”

  阿丁更是笑不成声:“要不那两位就呼你呢?现在还幸福着呢!”

  此事过后,阿丁正式起名为Dingding(斯人独憔悴)。在网上玩将起
来。不过机会不巧,竟总是难以遇到女孩。有时话语投机,忍不住问上一
句:“你是女孩吗?”对方冷冷抛来一句:“有什么区别吗?”便拂袖而
去。一天天的,阿丁也不再抱此奢望,倒是在网上交了几个球友,天天不
侃侃球赛就少点什么。

  且说这一日,天空忽然转阴,黄风过后,飞沙走石。人们都叫着:要
下雨了!纷纷奔回。阿丁也健步如飞,跑到门前,一摸兜,钥匙忘在机房
了!急忙再回来找到钥匙,窗外已是大雨瓢泼了。

  阿丁一想:雨天没事,闲着也是闲着,干脆上网再玩会儿吧。于是伸
手开机,心中忽然出现异样感受,好象一会儿要出什么事情。到了BBS, 一
看,只有廖廖数人,居然也有flowerface(我的美丽只有你最懂)。阿丁
一笑,不知为何特别想和“她”聊上一聊,于是两人聊上了。

  互致问候后,阿丁“说”道:听说你键盘比赛得了第一,佩服佩服。
对方却说:“你说的是大孟吧?我不是他,我今天用他的帐号上网第一次
玩BBS,我是他的师妹。”

  阿丁看到这里,心中一阵激动,凳子一个不稳,仰天向后摔去。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三回 望星空谁知我心 问人间何觅芳踪

  上文书说到阿丁巧遇flowerface的师妹,居然激动过度,仰面朝天摔
了过去。好在年轻身快,一把撑住,才没有把充满喜悦的脑袋碰着。连忙
爬起,苦笑一下,在屏幕上敲到:“你真是太厉害了,刚认识就让我摔了
跟头。”对方“xixi”一笑,敲道:“难道我的魅力这么令人倾倒吗?”

  阿丁可是见了女孩就脸红的人,看到这一句,顿时所有的血都涌到了
五官。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可好。

  对方等了片刻,敲道:“噫?你到哪里去了,有没有摔着?疼吗?”
阿丁觉得一阵暖流涌过,使劲在屏幕上敲入:“不疼!”敲完,自己都觉
得好笑,忍不住嘿嘿乐了起来。

  对方也是“haha”了一行,说道:“你这个人,好象有点……”

  阿丁道:“刚才摔的喽。都怪你,你是我在网上遇到的第一个女孩,
我太激动了。本来是要和你师兄聊呢,现在真是喜出望外!”

  对方道:“这有什么高兴呢?你要喜欢和女孩聊天,我以后陪你聊就
是了。不过我的运气怎么这么差?第一次在网上聊天就碰上个……”

  阿丁看完前两句,已经热血沸腾,热泪盈眶,也不管那女孩怎么开他
玩笑,敲到:你太让我感动了!我现在真想为你去死了去!光标在对方屏
幕处,停了片刻。机房的机器声,窗外的风雨声,阿丁的心跳声,在一起
轰轰的响着,遥远又清晰,一瞬间仿佛过了无数的年头。终于,光标出现
几个字:“天哪!你不至于因为有女孩和你聊天就这样吧!难道网上的其
他女孩都欺负你,不理你吗?”

  阿丁看到此处,不知怎的,满腹的辛酸委屈一起袭来,当时差点就放
声大哭。强忍悲声,敲道:“也不是。只是我每次问她们是不是女孩,她
们就不理我了。”对方的光标温柔的在屏幕上滑过:“那就不好了。要是
我,不会这样的。多让对方难过呀。不过你这样的,也难怪人家不理你。
好在有大姐我帮你呢,她们欺负你,我哄哄就好了。”

  阿丁又是甜蜜又是不服气,敲道:“你凭什么说我比你小?你才是我
的妹妹呢。”对方似乎没有注意到阿丁在敲什么,只顾自己在敲:“其
实,我不是也一样没人理吗?谁又来哄我……,”光标慢慢的移动着,忽
然停住,一阵回车,把屏幕清光了。

  阿丁木呆呆看着屏幕,觉得冷风正扑进机房,雨声更为哽咽。

  对方的光标终于开始走动,拖出一行字来:“哼!一看你就是什么都
不懂的小弟弟!”

  阿丁皱眉敲入:“我是1975年8月8日生的,你呢?”对方飞快的响
应:“我当然是1974年8月7日生的了,实在不好意思,大就大你1天。”

  阿丁“sigh...”了一声,忽然转念道:“当然是”是什么意思?

  对方哈哈了一声,敲入:“当然是就是当然是喽。谁象你这样傻乎乎
的。”

  阿丁气得哼了一声:“我信任你,喜欢你,才对你讲真话!你居然骗
我!”对方的光标停住,片刻,飞快的写到:“其实象你这样的傻瓜现在
太少了。是姐姐我不对,我以后再也不骗你了。我是1973年6月6日生的
。”

  阿丁一笑,敲道:“又再骗我,还想沾我的便宜。反正我就喊你妹
妹。”对方的光标悠悠的荡着,道:“我已经说过,不会骗你的。是真
的,一辈子也不骗你的,信不信由你好了。”

  阿丁觉得心里一酸,急忙敲道:“不是,我和你开玩笑呢!我相信
的,你别生气!”

  对方“xixi”一笑,道:“那你既然信了,为什么不叫姐姐呢?”阿
丁顿时窘住,两只手,十个指头,居然不知身在何处。阿丁整天和一帮哥
儿们混在一起,喝酒踢球,看录象玩游戏,最亲热的表现就是骂两句打两
拳。平时,不爱出风头,不爱显山露水,眼看着几位红人处处得意,到处
都有捧场夸奖的待遇,自己一个平头百姓,从未有人这么认真的告诉他:
一辈子也不骗你。阿丁忽然感到自己是无比的幸福和成功,仿佛一些久已
沉睡的东西苏醒了过来,嘴巴咧开,却再也合不上了。

  一种冲动使他忍不住就要敲入:“姐姐!”但总是难以下手,不知所
措。

  忽然对方敲道:“雨停了。我要走了,你呢?”阿丁向窗外望去,树
绿花红,一轮夕阳重出云端,清新如画。他也敲入:“好的,去雨后的世
界,多么美好清新!”

  对方敲入:看不出你还有点“湿”意……

  阿丁敲入:“刚才雨淋的。”

  对方敲入:“哈哈,和你聊天,很愉快!下次再见!”

  阿丁敲入:“再见!”

  忽然想到一个问题,急忙去敲:“你叫什么?你的CALL号?有没有自
己的ICQ?……”

  屏幕一闪,对方已经买单退了出去。

  阿丁呆在机前,半日无语。走道里人来人去,欢声笑语,都象海岸那
边遥远的喧哗。阿丁额头发热,眼睛发直,不知过了多久,flowerface再
也没有出现。关机后,阿丁痴痴的站起,恍恍惚惚走了出去。抬头看,满
天星斗,不知哪颗是属于他的。阿丁默默的走着,心里一个越来越清晰的
念头浮了出来:不管怎样,现在的阿丁已经和昨天再不一样了。

      第四回 经风雨病魔缠身 展芳函泪流满面

  上文书说到,阿丁和大孟的师妹巧遇,聊了一场,甚是投机。阿丁却
忘记问她姓名和其他帐号。回到宿舍,思来想去,觉得可以次日去问
flowerface,其师妹为谁。虽然略有些难为情,但此时为了此事,阿丁是
什么都不在乎的了。

  谁知就在此夜,阿丁由于淋雨,又未吃晚饭,心里上火,竟发起烧
来。这一病居然就是过了一周,阿丁结实的身体也抗不住,打针吃药的,
阿丁每日卧床不起,虚弱憔悴,只好把网上的佳人忘在脑后了。

  且说这一日,感觉有些气力,就来到机房。看到旧日熟悉的景象,竟
有一些陌生的伤感。坐在机器前,懒懒的不想开机。知道这几天一过,已
经错过了很多东西。再去苦苦寻找,已没有多大意思了。

  还是打开机器,进入(http://www2.nn.gx.cn/chat/netchat/),久违
的画面一过……!

  “我是若雪。我曾用flowerface上网聊过!有谁见过阿丁吗?”

  “………………”

  “阿丁来了!太好了。见了我发的EMAIL了吗?”

  阿丁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flowerface来了(真名叫若雪)!阿
丁“哇!”的一声大叫,周围的同事全吃了一惊。本来看他病秧秧的踱进
来,没精打采的坐下,心肠好的还很同情的,却只一会儿,再看阿丁,神
采飞扬,双目有神,张牙舞爪,得意忘形,不禁全都暗叫“奇怪!“ 老虫
已经跑了过来,趴在阿丁肩头,问道:“怎么了?打败最后那个老怪
DIABLO啦?”

  “不是!”阿丁嘴巴都不利索了,指着屏幕说:“你瞧,你瞧!”

  “若雪!”老虫也是“哇”的一声大叫,其他同事纷纷侧目。老虫浑
然不觉,说道:“若雪,新网虫,我和她聊过,很不错的女孩!快去聊
吧!”

  阿丁喜气洋洋“唉”了一声,忽然停住,转过头来,似笑非笑的说:
“你不是在MUD上开比武大会吗?别耽误喽。”

  老虫气得哼哼两声,深深的瞪了阿丁一眼,垂头丧气的回去了。阿丁
与若雪大聊特聊了一个多小时,互道BYE BYE!过中内容也不多叙了,各位
看官自己去想象吧!……

  阿丁打开EMAIL,前后有8封信。打开第一封信读到:

  Dingding弟弟你好吗?

  昨天和你聊的好开心。我就请教师兄,开了自己的帐号。起名字
的时候,我想你叫Dingding,我就叫Dangdang吧!这听着多热闹!我
的昵名叫若雪,因为我喜欢下雪。我经历的很多事情都和雪有关。不
过我们的认识,倒是在下雨天。我答应过陪你聊天,不让别的女孩欺
负你的。可是我在网上呆了一天,也见不到你。总是有人呼我,要和
我聊,可我总怕你上来了,我不知道,就很着急。快该回去了,你还
没来,就给你写封信吧。这也是师兄教我的,本来想问你的。

                  绝不骗你的大姐姐 若雪

  阿丁深吸了一口气,把信又读了两遍,刹那间百感交集。

  打开第二封,读到:

  Dingding,你又没来。也不回信。是不是要戒网?还是“倾倒”
的摔着哪儿啦?我始还在等你,后来总是有人在呼我,即使和别人在
聊着的时候也有人呼,我不喜欢。师兄说我的名字太女性化,我又很
坦白,对谁都承认是女孩子,肯定要“供不应求”的。有的人也很无
聊,动不动就咱们在“敬仙”见面吧?要请我吃饭。后来干脆我就见
人就说我是男孩子,先和他侃上一通足球,摇滚,喝酒什么的(碰巧
这三样我都喜欢),他们搭讪两句,总还是和我说不到一起去,于是
就不理我了。我也正好高兴。我算理解你的心情了,不过姐姐我不会
不理你的。放心吧!

  阿丁独自一人,嘿嘿的笑了起来,旁边的同事对视了一眼,心里
都想到:阿丁这次发烧,真不轻啊!

  第三封是这样写的:

  Ding呀ding呀ding呀ding,你这家伙死哪里去了!你说我陪你聊
天就可以为我而死,这我还没和你聊呢,就找地方寻死去了?你再不
回信或是上网我就不理你了!姐姐我还有别的事做呢,谁象你那样没
心没肺的不知在那里正高兴呢!就我傻乎乎的以为你会来,这是最后
一次了,你再不回信就永远不理你了!

  阿丁笑容僵住,鼻子一酸,差点哭出来。赶快打开第四封:

  真拿你没有办法!又是音信皆无!真想再也不理了,可每天给你
写信都成习惯了。随便给你写点什么吧,真不知道欠你什么东西了。
你读到上封信时别生气,那时我心情特别不好。不过你也不会为我生
什么气的,是吧?

  阿丁脱口而出:“不是!”声音清楚洪亮,在机房猛地响起。大家全
吃了一惊。众人暗自摇头,全是惋惜和慨叹之意。都以为阿丁尚未痊愈,
神智不清。

  阿丁再看第五封,也很短:

  想你,竟成了每天的一部分。其实,也不过说了那么几句话而
已。你是不是很懂女孩的心理啊?知道只有这样我才会更忍不住把你
当回事的想想。没准你早就把我忘了吧!我也不提醒你了,就当我发
错信了好了。其实真没什么,我才不在乎你呢。

  阿丁长长的叹了口气。他旁边的一位正在调程序,实在难以按耐,又
难以发作,愤然站起,怒目而去。

  阿丁打开了第六封,心里一阵忐忑,慢慢读到:

  好了。是姐姐我不对。应该让着弟弟才是。你总不上网总有你的
理由的,我不该自己瞎生气。你只和我说了几句话,我就觉得你很善
良,很可爱。我应该相信你的,你是很单纯,很好的男孩子,也是宽
容,大度的男孩子,别生姐姐的气,好吗?看在姐姐傻乎乎给你发了
6封信的面子上,原谅姐姐吧,哦?我今天忽然想到你是不是病了?
所以你没办法来上网?否则你应该来的,下雨后第2天就该来的,我
有种直觉告诉我,所以我等了一整天——你知道吗?我那一天只吃了
一个面包。但我不是很饿。如果你真生病了,就别急着上网和我聊天
来了,身体最重要啊!另外,我把所有版的你写的文章都看了。我很
喜欢它们。你有很多想法,和我都是很相投的。所以,对我来说,你
已经是很熟悉的朋友了。希望你别生病,希望你快点好。

  老虫被比武大会上一高手一阵绝招打死,气得关掉机器,站起来走向
阿丁,忽然见阿丁痴痴微笑,却是泪流满面!不由得上前一步,连声问
到:“你怎么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五回 论网情若雪诉心语 醒痴梦阿丁寻倩影

  上文书说到,阿丁因病一周不曾上网,若雪就写了8封信来。看的阿丁
痴痴微笑又泪流满面。老虫见状,不明就里,以为阿丁有何伤心之事。阿
丁自己醒悟,几把抹去泪水,说到:“不劳虫哥牵挂,小丁只是有些迷眼
而已。”老虫将信将疑,觉得阿丁今天是说不出的诡秘和反常。想了半
天,没有头绪,接着上网灌水去了。

  阿丁再看第七封信,上面写道:

  Dingding,你好吗?已经一周了。我得接受现实了。在没有遇到
你之前,我听说网聊天都是在玩。没有人说实话,真话的。可我上网
遇到的第一个人就是你啊,你明明白白的和我以诚相待,还告诉我你
的生日,让我觉得上网聊天真好!不知为什么,有些话是和身边的朋
友,同伴说不出来的,但在网上,一个人面对键盘和屏幕,却有了想
说给谁听的心情和气氛。

  我们不知道对方的身份,背景,样子,我们相互之间没有任何先
入为主的偏见和想当然的隔阂与疏远,我们可以用自己最本质的东西
相互交流,是话语和思想本身在决定一切,而不是现实生活中的权
势,地位,待遇,印象等等这些东西影响和阻碍人们的心灵。

  每天,你都可以看到有人开着漂亮的汽车在路上跑着,可以看到
穿着,打扮各不相同的人流,可以看到高楼大厦和低矮平房,你看到
了荣辱沉浮,功名利禄,这时,你以为这世界真的变成一个赤裸裸的
物质时代,商品社会,人们想的和做的一样。但你来到网上,你会来
到一个完全平等的地方,你可以发表你的看法,结交你的朋友,你感
觉不到你拥有的比谁多或比谁少,你不可能瞧不起谁,谁也不会没事
儿瞧不起你。

  你忽然感觉原来你和很多人是心心相通的,你喜欢的,也许并不
合时尚,但你发现原来很多人也并不感冒;你不擅长的,好多人也在
担心,你就不必担心恐慌;你知道很多话你已没人可讲,无缘去听
了,你得尽力扮演这个社会上最象成功者的角色,这种演出使你有安
全感,但很累。你也有脆弱,有不成熟,不坚强,不自信的地方,但
你得小心翼翼的把它包裹起来,生怕别人知道。你和别人打交道的时
候,脸上总是挂着笑容的,但你的心里是戒备的,是谨慎的,是隔阂
的。

  在网上,你是无忧无虑的,是最真实的。你可以把最薄弱的地方
尽情显示个够,或许有人前来安慰你或帮助你;你也可以把现实中无
处发挥的才华展现出来,把没人搭理的建议,劝告,牢骚,愤怒呐喊
出来;你还可以把自己当成想象以久的形象,成为你难以实现的心愿
的一次感觉体会,平日道貌岸然的尽可低级下流,平日胆小懦弱的也
可气势汹汹,只要你不妨碍别人,你绝对是自由的。

  Dingding,这些话都是我在这几天看你的文章,和网友聊天想到
的。本来想和你聊天时说,怕记性不好,就写信给你看吧。你同意我
的观点吗?

  阿丁打开了最后一封信,目光忽的呆住了:

  Dingding,我们公司接了一个外地的项目,需要去几个人在那边
做。老板把我选上了,明天我就要走了。很抱歉以后一段时间再也无
法和你聊天了。我们是封闭开发,不能回公司上网了。我倒挺想给你
写信的,可是我连你的真名也不知道。网友,就是这样啊。不过你会
在网上找到你的新朋友的,做姐姐的,也没怎么照顾你,关心你,实
在有愧!

  Dingding, 你的昵名叫(斯人独憔悴),我很喜欢这个名字,也
许就是因为这个才没完没了的给你写信。对我来说,第一次的东西总
是最难忘的。你是第一个在网上和我聊天的人,也是第一个说肯为我
死的男孩(也许别的男孩也想这么说吧,但在网上似乎说出来更容易
一些),我真的有些心跳加速呢,甚至还做过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

  可能我这个人想象力太丰富了。只不过是网上的几句对话而已。
但那确实给我带来新的快乐和希望。下雨的那天,我正经历着一次感
情的变故,所以对很多事情已然不信,可你的出现使我又感觉到了世
界的美好。

  不知道什么时候你会看到这些信,也许你一辈子也看不到了。不
过我还是要谢谢你,正是在给你的信里,我重新找回了自己。真的,
谢谢你!再见吧!网上自有颜如玉,万水千山总是情。我相信,比我
还好的女孩多的是的。祝愿你能够找到你喜欢的女孩子,和她聊天,
给她讲故事,听她说说心里话,逗她开心,每天都找词夸夸她,她一
定会很开心,很幸福。尽管你们素不相识,也许不会见面,更没有明
确的未来,但是这知心的相交,愉快的相处,无求的感情,是世间多
么美好的回忆!不过,你可要记得,不要再象现在这样老不上网了。
网,就是我们心灵的桥梁,你总不在,也许会错过很多美丽的机会和
缘分的。

  最后说一声:再见!

                      若雪

  阿丁就象做了一场梦一样。犹自木然发呆。

  身后忽然老虫重重的拍他一记,傻瓜!还不赶快看看她现在在不在线
上!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六回 人来人去空留声 花开花落自飘零 

  上文书说到,老虫偷看了阿丁的信,连忙提醒他看看若雪是否还在线 上。阿丁 
如梦方醒,用(U)sers一看,从头到尾,哪里有Dangdang的名字? 连flowerface 
也不在。阿丁顿时就没了主意,看着屏幕发呆。 

  老虫脑瓜一转,说道:你也给她写封信,她不是明天才走吗? 

  阿丁马上有了笑容,到(S)end给若雪写信。刚写下收信人姓名,忽然 对老虫说 
道:你帮个忙,看看她会不会上网?我在写信,她会呼不到我的。 老虫点点头,去 
自己的机器监看网上用户不提。 

  阿丁深吸一口气,开始写信: 

若雪: 

  我看了你的信。我那天被雨淋的发烧了。这些天一直没有来网上。我 不知道该 
对你说什么,因为我从没有收到过这么令我感动的信。我看你的 信的时候,眼泪流 
了下来。我很想对你说很多很多的话,但又一句也说不 出来。我很笨,不善于表达 
自己。我也没有经验,不知道这个时候该做些 什么。如果你不走,也许我会好好的 
向你学习。 

  我那天忘了问你的名字和帐号,就一直在网上等你再回来。我等了很 久,直到 
机房关门。我以为你已经把我忘了呢。本来还想再问问你师兄。 

  我总是在错过很多好的机会和缘分。不瞒你说,在高中时,我特别喜欢一个女孩。 
她并不是最漂亮的,也不是学习最好的。但是她是每天最开心,最活泼的,似乎没 
有什么事使她烦恼,生气。我和她在一起的时候( 其实也没有几次),就好象春天 
午后晒太阳似的。她从不贬低或嘲笑任何人,听到这些话,她是最生气的一个。后 
来,她有一段时间变得消沉起来。 听说是暗恋一个男孩。我们都忙着复习,准备高 
考,大家谁也顾不上谁了。 再后来,我考的不错,她考的不好。彼此就没有来往了。 

  日子就这样过去了。 

  后来高中的同学们聚会,听说她已经结婚了。我才感觉她很好,很美! 心里忽 
然发现原来还在想着她。于是我说:听说她还暗恋过哪个男孩呢! 结果朋友们都很 
吃惊,说:那个人,就是你啊!我们都看得出来,你怎么 到现在还不知道?!我当 
时就傻了。我学文科的同学总说我们学理工的, 智力发达,感情简单。我都不服气。 
现在我才知道,我学那么多的理论基 础课,会编那么多的软件程序,会说那么流利 
的美国口语,这跟我的幸福 一点关系都没有啊!我的时间,全用来过很紧张,很充 
实的生活,没有留 一点余地给我的心情,梦想和感情。 

  你一定在笑我的幼稚了吧?在很多人眼里,我阿丁功课优秀,计算机 和英语特 
牛,是个很出色,优秀的好青年。可我怎么觉得自己一无所有呢? 
  BBS上很多文章,写的很好。我很羡慕他们,我不会写太多华丽,流 畅的文字。 
我也没有那么多可歌可泣的经历。我就是一张白纸,多么希望 你能给我画上最美丽 
的色彩…… 

  刚写到这里,老虫忽然跑过来,兴奋的大叫:快,快,来了,呼你呢! 

  阿丁一下站了起来。 

  老虫笑道:别急,先发给她这么多。再接上,聊天吧! 

  阿丁按个ctrl^W,一阵回车,一下进入了和若雪聊天的界面。只见屏幕 中间一 
道横线,光标在两部分来回跳动,两个人却写不出一个字来。 

  阿丁看着老虫,问:说什么?说什么? 

  老虫说:向她问好!说Hi,你好吗? 

  阿丁去找H键,按capslock,却总按tab,按shift+h,左手却找ctrl.这 时,若雪 
敲到:你刚才在给我写信吗? 

  阿丁一下平静了下来,敲到:是的!没写完,刚发给你。 

  若雪道:那能不能等我一下,我退出来,看完你的信,我再呼你。 阿丁忽然有 
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在心里一闪而过。他敲道:好的,我等你,你已经为我等了8 
天,我可以一直等下去! 

  若雪道:xixi,不用这么壮烈的,我会很快回来的。 

  阿丁和若雪告别后,仍然看着屏幕,眼睛瞪着,脑海里却是一片空白。 
 老虫拍拍阿丁的肩头,笑道:掉进去了?真是上“网”啊!把我们这 些臭鱼烂 
虾一网打尽! 

  阿丁忽然转过头,问:这都是真的吗? 

  老虫笑笑:我哪里知道?你觉得是就是嘛。 

  阿丁很激动的说:我只是和她聊过一次天,从未见过面,我不知道她 是哪个系 
的,哪里人,长什么样,就是什么也不知道!可我怎么感觉已经 很熟了,甚至已经 
爱上她了!我没谈过恋爱,老虫,你有经验,你知道的, 这是不是恋爱?她是不是 
也在爱我? 

  老虫的笑容冻住了。楞楞的说:你这么一说,我怎么觉得也跟做梦似 的? 

  阿丁叹了口气:我一定是爱上什么人了,不是她,就是我自己,要不 就是这个 
该死的机器,这个破BBS,这个破网! 

  话说到这里,忽然机房里一阵附和:破BBS!破网! 

  啊?两人大惊,居然这么多人在偷听他们的谈话? 

  仔细一问,不是!原来,近日学校出了件丑闻,大家在网上议论纷纷, 少不了 
传到校方耳中,校方怕扩大影响,只得暂时关闭BBS。可偏偏那么 巧,就在这个时 
候。 

第七回 无眠夜执手谈心 艳阳天长歌当哭 

  上文书说到,校方因故关掉了BBS,使阿丁和若雪又一次断了联系。阿 丁伤心 
愤怒之下,竟然要去玩命。老虫急忙劝住,说道:你又犯什么傻劲 儿!人家学校 
自有关的道理,怎么知道你在网上谈情说爱呢! 

  阿丁愤愤坐下。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我等它!我等她! 

  老虫叹了口气,说:不管怎么样,先去吃晚饭吧? 

  阿丁把嘴一噘,说:不去! 

  老虫又劝了几次,见阿丁心意甚坚。摇摇头,走了。 

  阿丁盯着屏幕,一次次拉起Netterm,一次次的关掉再拉起来。他在微 微的笑着, 
好象很开心,很喜欢这样。但他的眼睛里,一种不是忧伤不是 悲哀的神情,很怕人。 

  老虫吃过晚饭,回到机房,往阿丁桌子上扔下一个汉堡,说:你要当 我是朋友, 
就给我吃下去! 

  阿丁居然没有听见似的,毫不理睬。老虫眼睛都快瞪出来了,阿丁忽 然冲他一笑, 
说:别使劲瞪,把眼珠子弄到地上还脏了呢! 

  一次次的拉起来,把配置设了一遍又一遍,再一次次的关掉重来。 

  时间缓缓的过去了。BBS再也登不上去了。老虫看着阿丁快哭出来了, 叹口气, 
出去了一会,拉来一个人,向阿丁介绍道:这是网上鼎鼎有名的 斑竹lover先生, 
你去他的实验室熬个通宵的了!回去也是折腾我们睡不成! 

  阿丁定睛向来人望去,只见面前站立一人,又矮又胖,黑黑的面庞, 挂着懵懵 
懂懂的微笑,一身拉里邋遢的衣服,一进门就把一双贼眼在机房 的几位女孩的脸上 
扫来扫去。心里暗道:这竟然是号称相思者的love斑竹? 这是有些事不如不知,有 
些人不如不见。仍然道了久仰,跟着lover来到实 验室。此时已是很晚。人们纷纷 
离去。 

  lover说道:你随便玩好了。就是不要动我的东西,更不要改我的文件。 我有 
个目录下是儿童不宜的,你千万不要去看。另外,我抽屉里有12块6毛 7,明天我希 
望还是那么多…… 

  老虫一把把他拖走,才停止他的罗嗦。 

  阿丁坐在那里,又开始反复连网。渐渐的,阿丁笑了起来,觉得自己 很傻,即 
使要开也不会有人深夜跑来开呀? 

  看着屏幕,一种止不住的辛酸涌了上来。泪水一滴滴掉在键盘上,实 验室静静 
的,保护屏上映出的却是一张笑脸。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网通了!若雪竟然也在那里等他!两个人聊了起 来,说了 
很多很多的话,若雪忽然从屏幕里走了出来,那么美丽,长发披 肩,嫣然而笑,风 
情万种,楚楚动人。她轻轻的抚在阿丁的肩头,用她的 唇吻阿丁的额头,一下,又 
一下,好凉啊…… 

  阿丁猛然惊醒,一看,竟是脑袋碰上了屏幕。自己忍不住哈哈大笑。 站起来, 
走在窗前,看着北京的万家灯火,和远远的山影。 这一瞬间,他 仿佛明白了很多 
道理和事情,他推开窗子,夜风扑面而来,他的心境变的 开朗,平和起来。这种开 
朗和平和,是那么的坚定和成熟,让他再也不会 担心明天的风雨。忽然,一个念头 
蹦到了心里:她会不会也在哪个窗后想 着我呢?阿丁跟着这个念头蹦了起来,向校 
园里望去。只见某个教学楼的 一个窗口有着一房橘黄的灯光。 

  阿丁快步走出实验室,反锁好门,脚步轻盈的走到主楼一层。大门早 已落锁, 
阿丁在以前一定是手足无措,现在却觉得什么都是信心十足。他 走到2楼阳台窗外, 
翻身跳了出去,从排水管滑了下来。沿着小路走近教 学楼,从一扇开着的窗户跳进 
去。顺楼梯走上楼去,在走廊里听到了轻轻 的音乐声音,灯光撒在地上,象是最美 
的地毯。 

《注:校保卫处的老师们看到这里,不要有太多想法。这一切都是虚 构胡编的,不 
必过于认真。再说,这也不是北邮发生的,是在北京哪个什 么大学发生的。恩,就 
这样。》 

  阿丁敲了敲门,心里居然如水一样平静。 

  门后,将是一张什么样的面孔? 

《注:真想在这里来个且听下回分解,不过我自己都觉得这句话讨厌。》 

  门开了,一股温暖的馨香和橘黄的光晕拥抱了阿丁。两个人看着对方, 同时笑了。 

  阿丁说:是你吗? 

  若雪说:是我。那你就是你了? 

  阿丁说:我当然是我了。 

  两个人看着对方,又同时笑了。 

  若雪说:看我的样子,是不是很失望? 

  阿丁说:是的。学理工的,能好看到哪里去?我呢? 

  若雪打量一下阿丁,说:你比我好看! 

  两个人再也忍不住了,一起哈哈大笑了起来。 

  若雪把手递给阿丁,阿丁很自然的握住了。那么柔滑,那么娇嫩。 

  两个人,就这样握着手,说着,笑着,在灯光下迎来了清晨的鸟鸣和 微风。 

  他们说了什么?他们做了什么? 

  这还重要吗? 

  第二天是个好天气! 

  明媚的阳光里,阿丁和老虫兴致勃勃的走着。有消息说,BBS换了个 新地址。他 
们可以回到那个网里去了吧? 

  在接近黄昏的时候,“小酒馆”聊天室里一片热闹。忽然,一个叫 Dingding的 
网友说到:现在是4:50,一列火车就要开了,那里有我一个 好朋友,她也是一个忠 
实的网虫,现在她离开了,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我们一起为她唱首歌,送送她 
好吗? 

  众网友纷纷同意,以站长ytan开头,loger,Wwashington,abba,perl, thy, 
lover,lanx,oldgun,little,xyls,censen,clq,blue-sword等等众人, 一 
起在网上高歌一曲。这歌声在网上传递,流淌,象是眼泪,也是欢笑, 也许就是年轻 
的生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