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你可好
作者:rain
              (1) 
  唉……我真傻,真的。 
  这一切都怨不了别人,要怪也只能怪我自己。想当初,我要不是软磨 
硬拽地把太太拖进电影院,看那部该死的电影,天下也许就一切太平了! 
可是仔细想想,却又怎么能全怪我呢?我又着实很有些委屈。 
  想当初,那铺天盖地的海报宣传;那排山倒海般的媒体炒做;那横扫 
世界各地票房的惊人成绩,又怎么能不让城市里每一个老老实实地过着“ 
吃饭工作,睡觉做爱”的平淡生活的俗男凡女为之怦然心动呢? 
  是他们,构成了这座城市人文框架的主体;是他们,占居了城市人群 
的绝大多数。这些平凡的俗世男女(当然也包括我在内),他们既不会男 
盗女娼也不至于看破红尘,而且大智大抵若余。 
  因此才和我一样,一不小心就都跌进了那艘年代久远的沉船里,或多 
或少地呛了好几大口水。 
  不过即便攻势是如此之猛烈,最终促使我和太太掏钱买票进场还是颇 
费了一番周折。记得那是一个双休日的下午,我牵着太太的手在南京路逛 
街,恰好经过“大光明”的门口。 
  望着巨幅的红绸写着“泰坦尼克号驶进大上海”,如潮的人流正在散 
场入场,我突然对太太大声的说:“今天我们去看一场电影吧?” 
  我太太长得娇小玲珑,是个标准的中等美女。她细眉倒竖杏眼圆睁地 
看着我,就好像我是外星人ET一样。 
  因为自从一年多以前,当我们最终领取了那张标志着我俩“八年抗战 
全面胜利”的证书以后。我就迫不及待地抛出了,早已深思熟虑过的“关 
于第一个五年计划的施政纲领”。其中的一项工作重点: 
  “就是宣布取消上街看电影“。因为我断定,它是现代生活中最无聊 
最浪费时间,投入和产出最不成比例的休闲活动之一。尽管在此之前,我 
在追她的过程中,几乎踏遍了东区大大小小的各家影院。 
  太太听了我的宣布以后,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妩媚的一笑并作小鸟依 
人状。她说自己其实本来就不喜欢看电影,之所以不推拒,是她以为我喜 
欢看呢。(真能把我给活活噎死而又心痛不已。) 
  我本非一个葛朗台式的“无情小男人”,只是您也知道,现在成个家 
可真不容易呀。买房子,装璜房子,结婚办酒宴,银子哗哗的往外流,直 
到现在按月还要支付一大笔按揭贷款呢。事事不注意节俭,能行吗? 
  况且一张电影票的价钱足够在街边小店里买一盘 VCD了,可以翻来倒 
去的看一辈子,多过瘾?现在两张“泰”片电影票就要60元,莫非我的脑 
子抽风了不成? 
  其实,只怪我的小资产阶级情调在作祟。结婚一年多,我隐隐觉得当 
初花前月下的种种柔情蜜意正在一天天迅速消退,湮没在平淡乏味的日常 
生活中。现在不是处处流行讲情调,进行感情投资吗? 
  正好赶上“泰坦尼克号”这部传世情爱巨片的上映,我也投资一回。 
争取用它巨大的推力,将我俩黯淡的爱情火苗再度雄雄燃烧起来。 
  太太招架不住我的一再坚持,终于和我一起走进了电影院。稍稍令我 
感到有些奇怪的是,在观看影片的过程中,她几乎一言不发显得特别的安 
静。以前我们看电影和VCD的时侯,可不是这样。 
  太太总是喋喋不休地询问开头和结局,或是对男女主角的容貌服饰品 
头论足一番,遇到自己不喜欢的影片她就离开去做家务或者干脆睡觉。看 
得出这一次,太太被影片的内容深深地吸引了,看的很认真也很投入。 
  因为在散场的时侯,我察觉到她的眼角湿湿的。可我的心情却是喜滋 
滋的,大概是因为我的“小目的”终于达到了吧。可是谁又能料到,这一 
切竟是我以后“痛苦生活“的开端。 
               (2) 
  我的太太成为了“泰坦尼克号”的忠实影迷。不,更确切的说,是超 
级影迷。因为她的行为比普通影迷还要痴迷的多,是真正的“发烧友”。 
我以前从来没有看到过她对一件事情投入过那么多的精力和热忱。 
  也许事情的意义已经远远超越了一部电影的范畴。有人说女人是感情 
的动物。当太太将感情都倾注在我身上的时侯,我觉得这句话真是妙不可 
言。可一旦她转移了方向或有所减弱,我真狠不得揪住那个作者,在他的 
鼻尖上施以老拳。 
  女人的理由,大多是一些没有理由的理由,而且绝对要比男人们那些 
充满理由的理由要理直气壮,心安理得的多!比如你如果问她为什么会喜 
欢某个男星或某件服饰,她们往往会瞪大了眼睛并严肃地正告曰: 
  “因为喜欢所以喜欢啦!就这么简单喽。能把那些凡事总爱寻根问由 
的大男人们噎个半死。我想,如果我深究太太如此痴迷这部影片的原因, 
她大致也会“如此认真”地回答我。 
  因此思来想去,我只能将之归于女人对直觉的充分信任感,或简曰: 
感情用事。 
  起初,太太只是买了几张大幅的电影海报,小心地贴在卧室的床头。 
画面上是男女主人公在船头深情相拥的动人场面。我有时静静地躺在床上 
仰望 ,细细的咀嚼品味 ,觉得 “此情真可谓滔滔 ,其乐也实在是融融 
也”。 
  后来太太又买回来了影片的原轨唱片。于是现在无论在饭前便后还是 
窗前灯下,塞琳迪昂那时而低缓婉转时而高亢激荡,是人似仙的天籁美声 
就会弥散开来。只是再好再美的东西听得吃得太多,也难免会麻木甚至于 
反胃。 
  就象有一段时间,满世界都在流行肯尼基“回家”,害得我都过了敏,
以至于一听到这个旋律就慌不择路地向厕所窜。这大概也正应了“物极必 
反”的道理吧! 
  一个仲夏夜里 ,太太居然还破天荒地搞了一次烛光晚餐 。虽则盘子 
里只是一些油炸的速冻猪排和鸡翅,但太太还是美其名曰“泰坦尼克号大 
餐”。也不知道她是从哪本杂志上读到,冰海沉船的那个夜里,杰克和露 
丝最后的晚餐吃的就是这个。 
  我故作憨厚的傻瓜状,其实内心里窃笑不已。很为我的一片良苦用心 
收到奇效而暗自得意不已。于是便风卷残云般的消灭了面前的炸猪排和鸡 
翅,全然不计较其质地粗硬和无味。 
  可是,以后事情的发展就大大出乎了我的预料和掌握。 
  太太迷上了杰克的扮演者李奥纳多,其疯狂势头,丝毫不亚于那些情 
窦初开,精力过盛而又头脑简单的小女生们。 
  她手里常常捧着一本描写李奥纳多年青时代生活和演艺生涯经历的精 
装书籍,中间夹杂着大量印刷精美的大幅彩照。她小心翼翼,同时也是费 
尽周折地将它塞进随身挟带的那只ELLE小拎包里。 
  因此无论是在站台上等候地铁;或是繁忙工作的偷闲一刻;还是晚上 
洗漱完毕后躺在床上,她同会象变魔术一样,在手上变出那本书来。李奥 
纳多那俊美英郎的脸庞,那充满青春帅气的身影,象磁石一样深深地吸引 
了她。 
  我敢打赌,她肯定能将那本书倒背如流了,可是太太还是时不时地拿 
出来再“复习一遍”。当然,做为一位有知识有修养的中产男士,我还是 
表现了一个好男人所应该具备备的足够的绅士风度和骑士度量。 
  当她在餐桌上,趣味盎然地告诉我“杰克”日常生活中的种种趣闻轶 
事,我只是淡然的一笑,并朝她的碗里挟了一口菜,其实我的笑肯定比哭 
还难看;当她撒着娇说想看李奥纳多的影片,我马上就忙不迭地从狐朋狗 
友处和街边音像店里搜刮来了“小李”的系列作品。 
  从《现代罗密欧和朱丽叶》到《铁面人》,太太一部部看的是如痴似 
醉,我却暗地里祈祷杰克的头最好套在那个铁面罩里永世不得解脱。 
  幸而太太对杰克的痴迷并不排斥对我的感情,否则我可真是要发疯了!
可是,即便是世上涵养再好的丈夫,恐怕也无法容忍太太进一步的“严重 
挑衅“。因为她居然煞费苦心,潜移默化地企图诱导我向杰克的形象标准 
靠拢。 
  当我燃起一支烟时,她说我缺乏杰克的派头;当我讲了一个笑话并自 
我感觉良好时,她说我缺乏杰克的幽默感;当我气喘如牛提着大包小包陪 
着太太大肆采购凯旋归来时,她说我缺乏杰克的健硕;当我偷偷在街上对 
擦肩而过的绝色佳丽行回头注目礼时,她说我缺乏杰克的专一。 
  不过偶尔,我也有受到太太夸奖的时侯。当我某次因伤风感冒剧烈咳 
嗽,并向地上奋力吐出一口浓痰时。她含情脉脉地注视着我,说我刚才昂 
头振喉的举止像极杰克,简直是太酷了。 
  我握着她的纤手温柔的说道,太太只要你喜欢,我可以天天在家里吐 
它几十口,只是别在大街上,抓住了可是要重罚的。 
  现在,我俩的日常生活中可谓处处充满了“泰坦尼克号”的影子。四 
围都贴满了杰克和露丝大大小小的倩影;玻璃橱里摆放着仿制的精美船模;
太太的购物袋和我的T恤衫上都醒目的印着“我心依旧”; 
  电脑里的壁纸和荧屏保护程序充斥着“泰”片的剧照;大小杂志连篇 
累牍的渲染着有关冰海沉船的种种轶闻琐事;就连小小的钥匙圈和圆珠笔 
上都有“小李”的笑脸相迎。 
  据报载,意大利有个小女孩在影院里反反复复看了87遍泰片,以至于 
精神恍惚,欲罢不能;美国有个女工程师耗费了月余的心血,亲手制作了 
一只泰坦尼克号的模型,放在家中的浴缸里,结果被气狭的丈夫砸个粉碎,
从此就索居于阁楼,长时间呆坐一言不发,患上了严重的自闭症。 
  我读了之后,深觉“天下浪子并非独我一人”,因而不由自主的洒下 
理解和悲痛的热泪。据说医学界已经开始研究这类现象,并称之为“泰坦 
尼克号综合症”。 
  当太太霸占了我的宝贝电脑,沉湎在Internet上“泰”片的网站,和 
世界各地的泰迷们一聊就是几个小时,剥夺了我玩“红警“和“世界杯98” 
的权利。 
  我觉得再也不能这样下去了,真想大喊一声。 
  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决心用我的方式进行反击。 
  打击女人的最好方式之一,就是在她面前表现出倾慕另一个女人。她 
喜欢杰克,我当然也可以喜欢露丝。于是,一个“恶毒”的反击计划在我 
脑中形成了。 
  我将露丝的相片覆盖在杰克之上,长时间伫立凝望着,装出一副深深 
陶醉,中邪入魔的样子;并故意在她面前大声的赞美温斯莱特,明亮的眸 
子,粉红的双颊,乌黑的秀发,丰润的身姿;最绝的是我还经常会在半夜 
里苦苦呼唤露丝的名字,闹得是鸡犬不宁。 
  起初,太太有一点惊诧,继而就浮现出明显的妒意和恼怒。这股无法 
抑止的愤怒日益堆积就象是一座火山,眼看就要到达顶点,如我所愿行将 
爆发之际。她却又不可思意的来了个180度的大转折,处处表现出足够的 
宽容,平静和克制,让人一下子摸不着头脑。 
  女人的无动于衷,是最让男人们感到束手无策的。因为或爱或根,毕 
竟都有一个明确的态度,可以对症下药。我之迷恋露丝因则全无真意,只 
是出于对太太的故意挑衅和存心的撩拨。 
  现在她淡然处之,倒使我分寸大乱,一下子失却了攻击的目标,变得 
是既无聊又无赖。就像是一口气刺出了十几剑,结果却发现剑剑都落了空,
徒招人讪笑。 
  在太太防线面前,我虽苦苦支撑宁死不屈,但终因心虚气短,后劲不 
支而败下阵来。在我宣告彻底缴械投降之后,忍不住向她讨教气定神闲的 
秘诀。 
  她眨了一下眼睛,朝我莞尔一笑。第一,有一次我酒后失言,吐露自 
己的口味比较喜欢娇小玲珑的女子(就象我太太),而露丝体态过度珠圆 
玉润,恐怕强差人意。 
  第二,退一步讲,即便是我爱上露丝。只因杰克和露丝是生死不渝的 
情侣,此悠悠深情人所景慕,好歹要比那些“花心男人”强了许多。况且 
露丝远隔重洋万里,谅我也不敢乱说乱动也。我听了,当场厥倒。 
  我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正所谓,自做孽,不可饶也! 
  近来,太太的“泰坦尼克综合症”又有愈演愈烈之势,实在是令我心 
急如焚。 
  她在浦东某外企上班,业务繁忙经常加班到深夜才回家。我当然责无 
旁贷挑起了接送的任务。以往都是坐中巴从南浦大桥过江。可是最近,她 
坚持要乘轮渡摆渡过江。 
  当我们屹立在狭小的船头,远处高楼林立熠熠闪光,近处船楫如梭凉 
风拂面。太太脸上兴奋的泛起了一丝红晕,她伏在我怀里柔情万状呐呐的 
说,“昨日冰海浮情去,今日浦江夜渡归。” 
  我感动的痛哭流涕同时暗忖,当着船上那么多人,她没要求我把她做 
飞翔状举起来,真可谓不幸中之万幸也! 
  我在写这封信的时侯,正值凌晨两点,万籁俱寂太太睡意正酣。 
  唉,编辑同志,我真傻……真的。 
  我是单知道三级片能害死人的,万万想不到“泰坦尼克号“也能! 
  桌上小巧的短波收音机里正在播送最新的娱乐新闻,“获得全球票房 
空前成功的泰坦尼克号正在筹拍续集,据悉还是由卡梅伦执导,由李奥纳 
多主演……” 
  抄起收音机我将它一把扔出窗外,心惊肉跳,惊恐万状。这可千万不 
能让她知道! 
  我深情的伏下身来轻抚她的秀发,心里默默的念道。 
  太太,你可好。 
  我可是真的爱你! 
  一个有点坏的好男人